Ouleiwa dalei ?

我想我真的是生气了,坐下来能感觉到一直在颤抖。我还在回想着要不要敲门的那一瞬间,我还是没敲,不是因为门上写着禁止敲门。为了让她们好好睡?不是的吧我也不清楚,也许是一瞬间心冷了,也许我只是内心里怕她们生气但是我是真的不怕的,我是真的想要生一次气了,真是可笑,想着生气的时候同时还想着生气会不会显得不够大度。我可能天生不会恨别人,一下就能忘记曾经咬牙切齿的事情,即使这样,有些东西已经从今天起变质了,我感觉到变得恶心的友情,这么说也许过分了,也许只是想要装作铁面无私来获取每一天的安静午休其实还是心里有我的?哇我还在给她们开脱,不是,是自以为是,你以为你心里的每一个人他们心里都有你吗,我还不确定,我也不想确定。这种事情不是一直都知道吗,感觉到不公也不是第一次,我之前都是怎么过来的,哭?哼这次的眼泪也格外的少呢,这一点也算令人开心。因为不合规矩要被惩罚我也是不服的,周末应当是不算在内的,因为平常的表现被排挤更没道理了。所以只能是迁怒了,这也许是人多力量大的一时冲动?也许是长久以来积怒的不管不顾?但是不管是什么,这件事只能说明一点,我在她们心里只是一个一起住的人而已,你违反了我们临时定的规矩(没通知我)那你就要被排外。这样做时心里就不会有一丝丝觉得不对劲的东西吗,没有一丝犹豫和不安?13:49,我完全不困,我在想着我之后要怎么塑造我狠角色的定位,顺便纠结于要不要发个放狠话动态。手表大概也响过了,活该。我此刻应该是没有紧张和愧疚,扳回一局的复仇感。唉像我这么软弱的人,最后应该不会怎么样,只是心里一下子把她们都删除了一样空落落的。不想再争论为什么把我锁在外面这件事,道理我已经理顺了,我现在要做的是坚强和努力,懒得管这些恶心事。晚上晚点回去,回去洗漱完就上床,要是太吵就吼人,面对其他人也就不冷不热的好了,反正是表面工作,闹的太不好看也影响我自己的事。全部理清楚就学习吧。走了

很奇怪,很奇怪……感觉很羞耻,我也遇到这种事情了啊好烦。裙子被压在书包下面这种事。

emmmmm...怎么说呢,还是老毛病了,总是用自己的做法要求别人,如果别人不这么对我,我会难过超难过,仔细想想真的不应该啊,别人怎么样凭什么考虑我。感觉还是接触的人少,从小只跟最好的朋友接触,导致现在还以为所有跟我接触的人都是最好的朋友。不管怎么说,放正心态,人生本来就是独自的修行,不能再依赖别人,甚至会在依赖别人失败的时候埋怨别人,真是幼稚啊孩子。

我真是有病了才什么事都跟你分享,自找尴尬,不是所有东西都能跟人分享的,即使是亲近的人。自己开心了就好了,别人并不稀罕。所有试图从别人脸上找肯定的想法都是自虐的。

想看,想起上次差点去的事。因为白石去的晚了,一个人决定要不要买,会不会因为要玩游戏所以不太开心和我看电影之类的事情,还有座位的事,决定了半小时终于生气了

哇可以发音乐了,随便点了一个还不错。感觉可以当听歌的应用使了。

哇想吃甜甜圈的时候一下就买到了,突然幸福。今天因为答辩完回宿舍睡觉时候发现没拿手机就又出来所以有点不想学习,就找白石吃炒酸奶和看电影结果他在睡觉,纠结了半小时还是担心他要打游戏就没有买票,所以生气了。就有了晚上陪我买到甜甜圈的事。今天爸爸喝酒了就特别想我,我也难受的不行,这几天回家吧

陈坤男神!!画不像,唉

这几天在做课设,很顺利,单词也在背,数学停下好久了,学校还没选好。

哈哈昨天衣服都回来了,很开心。虽然中午白石说了奇怪的话让我有点想哭。但是衣服很好看而且考完了还是很开心!昨天想着中午睡一觉起来洗衣服,然后就一下到了五点才睡,十点洗衣服,玩耍到快两点,起来有看淘宝,买了乱七八糟的一堆破烂,等回来了我再放图。依旧很开心,下楼晒被子先